鼎诚书架
您现在的位置:鼎诚书架 >

民营书店出路在何方

发布时间:2012-05-06 13:10    浏览量:  

民营实体书店:出路在何方

为迎接“世界读书日”,各地近日纷纷举办全民阅读活动。然而,在人们阅读习惯发生变化的当下,怎样让公众阅读不只停留在“世界读书日”这一天?这需要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曾发挥重要作用的、目前陷入经营困境的民营实体书店,因此引人关注。

近年来,受店铺租金成本上涨、网络书店冲击、读者阅读习惯改变等因素影响,国内实体书店尤其是民营实体书店纷纷陷入生存危机。在中国城乡各地商业气息浓厚的街面上,本来就不多的实体书店正在加剧消失。针对这一情况,上海、杭州等地出台了发展实体书店的政策,如上海市新闻出版局宣布,自2012年起,上海将每年投入1500万元支持出版物发行网点建设,其中500万元用于定向支持各类实体书店,尤其是形成专业定位和品牌影响的民营实体书店。

政策“灌溉”,能否使实体书店迎来“又一春”?凤栖梧书店负责人马寅桦说:“今年2月杭州出台的扶持实体书店政策很可取,这些措施对实体书店很有帮助。”但榕树下书店的李星星持不同意见,他说:“当年上海季风书店陕西南路店通过上海市政府出面协调,解决了租金问题,后来又怎么样?如今季风书店还是一样的步履维艰。”

长沙熬吧的王来扶则说:“完全依靠政策的支持,民营书店不会走得太远。网络时代,人们购买图书的方式和渠道已经彻底改变,民营书店也需要转型,朝多元化方向发展。”

安徽出版集团总裁、时代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亚非给出的建议是,大书城和民营书店的合理布局纳入城建和商业布点规划,小书店纳入商务部万村千乡工程。对网络书店以及其他任何类型书店的图书销售进行限价。

中国作协副主席张抗抗建议各地政府把实体店纳入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在文化发展机制上进行设计调整,鼓励创新。面对网络书店的书价恶意竞争,主管部门可出台措施加以约束和惩处。“日本和韩国政府已制定了图书最低折扣价,保护实体书店与网络书店享有平等竞争的机会。韩国政府规定,网络书店的书价必须与实体书店同步,不得低于八折。德国政府规定一本新书上市后,必须先在实体书店销售一段时间以后,才能在网上书店销售,并对打折幅度做了严格规定。这些管理经验和政策,都为我们提供了良好的范例。”张抗抗说。

据记者调查,许多民营书店开始了自身转型的探索。台湾诚品书店的成功经验就为很多书店所推崇。诚品书店一方面积极与国际策展团队、艺术家、出版界交流合作,另一方面又充分借助讲座、展览、座谈等活动来扩大影响力,招徕顾客、读者光顾书店。诚品书店还打破传统书店的经营模式,利用品牌优势,带动书店与商场、其他零售店的“复合式经营”,将书店与画廊、花店、餐厅等复合起来经营。

大众书局上海福州路店则进行了另一种探索。该店全新整修开业后成为上海目前唯一一家24小时营业的实体书店,大众书局为了提升书店服务,还首次配备数名职业“选书师”。“选书师”不仅是简单的导购员,还会根据读者的阅读喜好提供专业的选书建议。

苏菲独立书店店长苏菲考察过不同国家的实体书店,她认为,许多小书店经营者意识到实体书店和网络书店、纸介媒体与新媒体的不同,着力尝试新的经营方法,提高读者的阅读享受体验,在读者、作者和书本之间搭起真实可见的桥梁,营造轻松愉悦的阅读环境的做法是可取的。但内地独立书店还存在着明显的资源缺陷,缺乏人脉支持,还处于最初的创立品牌阶段。

“书店与书店之间的联系还不够。实现资源分配平衡,将单个小书店组合成一个相对较强的组织,作为大家共有的联系窗口进行资源共享,或许能帮助我们共渡难关、共谋发展。”苏菲说。

本报记者 王立元